《瞭望》文章:大爱中国

世界看到一个坚强自信、开放透明、以人为本的中国,看到了一个走在复兴之路上的现代大国拥有的素质

5月12日下午,《绵阳日报》摄影记者成和平背着头部受伤的平武县平通镇小学五年级学生杨豪去就医。 新华社发

重灾区南坝镇的彭国军身体残疾,他守护在从地震废墟中救出来的妻子病床旁边,目光呆滞。

医生把一个手术单子递给他,决定马上给他妻子截肢。他没有安慰妻子却在一旁嚷嚷着:“如果小孩救出来是残疾,还不如死掉。”

站在他旁边的是来自唐山的心理咨询师李丽娜。“你疯了也改变不了现实!”她说这话时略微带点火气。

待彭国军冷静下来,李丽娜也流出了眼泪:“老哥,让我们聊聊天吧。你就把你痛苦的记忆说给我听。”李丽娜引导他发泄。

一个上午过去了,彭国军的情绪似乎稍微稳定了一点:“不管咋样我都要好好对待妻子,把家建好。”听到这个承诺,李丽娜露出了笑容。

在地震灾区,越来越多的像彭国军这样的人正在得到心理干预;按照中央的要求,专业队伍和志愿者队伍在引导灾区群众走出伤痛。

从关注灾区群众的生命,到关注灾区群众的精神恢复,闪现着一个现代国家的人文关怀的光辉。

这只是抗震救灾众多工程中的一小部分。在经历共和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地震灾害的过程中,《瞭望》新闻周刊真切感受到,抗震救灾是一项系统工程,事无巨细,都要周密安排,统筹部署。

科学决策与救灾同在,不管是抗震救灾,还是灾区群众安置,灾区防疫、心理干预等工作,都按照科学规律在进行。

这一刻,国家与人民同在。大震之后,党和政府始终如一的坚定信念,支撑着感天动地的举国大救援。第一时间公布信息,争分夺秒抢救生命,开放国际救援队进入灾区,设立哀悼日降半旗祭奠平民……

对人民负责、对生命敬畏、对世界开放,反映了执政理念的进步,让世界看到一个坚强自信、开放透明、以人为本的中国,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走在复兴之路上的现代国家拥有的素质。

5月22日,济南军区部队官兵正在帮助龙门山镇清理废墟。彭州市已有近两万受灾群众陆续返回家乡,当地政府和部队官兵正在帮助受灾群众清理废墟,重建家园。新华社记者 陈春园 摄

随着救灾的推进和深入,各项工作需要统筹兼顾,这考验着党和政府在大灾面前的执政能力及全社会动员能力。

地震刚刚发生,总书记迅速指示“尽快抢救伤员,确保灾区人民生命安全”。中央迅即成立以总理为总指挥的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把“大半个国务院搬到了灾区现场办公”。

总指挥部共调集军队和武警部队十余万人投入抗震救灾,涉及海军陆战队、空降兵等20余个兵种,行动之快,效率之高,创历史之最。

中央一声令下,各方迅速行动,各地区、各有关部门纷纷派出救援人员、运送救援物资驰援四川灾区。各有关部门紧紧围绕搜救被困群众、救治受伤人员、受灾群众生活安置、抢修因灾毁坏的基础设施等各方面工作快速行动,密切配合,使救灾行动按中央统一部署有力有序地展开。

5月22日上午,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对目前抗震救灾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及灾后重建等工作进行了新的部署。这已是地震发生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三次专题研究抗震救灾工作。

22日下午,总理再赴四川地震灾区,到达绵阳后,改乘直升机前往北川察看唐家山堰塞湖,看望禹里乡准备转移的群众。

对当地干部和负责救援的部队负责人说,四川汶川大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强度最大、损失惨重、波及范围最广而且援救最困难的一次地震,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做好受灾群众的安置工作,其中有三项工作比较紧迫:一是解决住的问题;二是解决卫生防疫问题,要坚决做到灾后无大疫;三是防范次生灾害,特别是防范堰塞湖溃堤造成新的损失。

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在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开展灾害评估工作,组织地震科学考察和研究,为抗震救灾和灾区恢复重建提供科学依据。

专家委员会由跨部门、多学科、老中青专家组成,来自中国地震局、科技部、国土资源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教育部、水利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国气象局等10个部门,涉及地震学、地质学、地球物理学、大陆动力学、土木工程学、灾害学及水电工程、水环境与生态、气候等22个专业学科。30位专家中有13位院士、17位研究员和教授。

指出,成立专家委员会,为抗震救灾提供科学支持,对于受灾群众的安置、开展生产自救和灾后重建十分重要。专家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第一,进行地震和地质构造的现场调查和评估,协助国家地震部门做好地震预报和次生灾害防治工作。第二,通过调查研究,为制定灾后重建规划提供科学依据。第三,通过资料收集、分析和研究,总结这次地震发生的原因、规律和趋势,为今后防震减灾工作提供科学意见。

地震发生后,四川省建设厅立即抽调专家组织6个工作组,奔赴4个重灾区,参加当地的抢险救灾,开展灾区房屋和市政设施安全评估鉴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全国范围内调集151名专家,会同四川省600余名专家,用最快的速度赶赴灾区,开展房屋安全性鉴定。

专家们针对灾区房屋和市政设施损坏情况,及时研究对策,确立按轻重缓急、突出重点的评估鉴定工作原则,优先对学校、医院、机关办公用房和大型公共建筑等进行鉴定。按“可使用”、“需加固限制使用”、“危险禁止使用”三种典型,分别用绿、黄、红三种颜色对建筑物做出明确标识,使灾区群众对建筑物损坏程度一目了然,以避免次生灾害的危害。

曾参与印尼海啸救援的香港传染病专科医生劳永乐表示,地震死亡分两波,第一波是当时被瓦砾所伤死亡;第二波是灾后生存环境恶劣导致的死亡。

最容易引发疾病传染的时间是灾后10天到一个月的时间。食品变质、饮用水不干净、个人卫生存在问题等都和暴发传染病密切相关。如果这些问题发生在震区拥挤的临时搭建的避难所那样的环境里,暴发传染病的危险就更大。

2005年美国新奥尔良“卡特里娜”飓风及印尼海啸灾后都有大疫症发生。汶川大地震后,我们能够有效防止疫病的出现与传播吗?

中央明确要求做好卫生防疫工作,尽快充实专业防疫力量,强化灾区防疫,加强疫情监测,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青川县采访发现,从15日起,卫生部门就将工作重点从救治伤病人员向卫生防疫上转移。

消杀人员对受灾点和灾区群众安置点每天都要进行多次消毒杀菌工作。本刊记者在木鱼镇、前进乡、蒿溪乡等受灾乡镇采访时,不时看到消杀人员背着喷雾器在消毒。

青川县已组织有350人的消杀队伍,他们每天活跃在城乡各个受灾点、安置点。随着交通的畅通,大量救援物资进入,灾区的消杀药品也逐步充足起来。灾区防疫主要防四类疾病:肠道传染病、呼吸道传染病、红眼病和乙脑。防范这些疾病,最主要的是加强灾区消杀工作。

由于灾区群众卫生条件差,不能洗脸,不能洗澡,大小便处理相对困难,容易滋生传播疾病的蚊虫。经过卫生人员的大力宣传、管理,灾区群众安置点的卫生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刚开始两天时一些地方不时闻到粪便气味,现在已很少闻到。

据卫生部消息,截至目前,灾区无重大传染病疫情报告,尚未发现明显的食源性或水源性疾病疫情。

据卫生部介绍,卫生部5月19日向灾区派出506人的卫生防疫队伍,5月20日再派出610名卫生防疫人员。5月20日派出568名卫生监督员赴灾区,预计有100人当天能抵达灾区;5月21日拟派出392人;5月22日再派出98人,以上1058名卫生监督员在5月23日前抵达灾区,协助开展食品卫生和饮用水卫生监督。

5月16日,贵阳市民在“贵阳妈妈”招募点报名。近日,贵阳市民政局和贵阳日报社推出“贵阳妈妈”爱心行动,向全市有经济能力且符合认养条件的家庭招募“贵阳妈妈”。活动举行两天来已有1万多名市民报名认养四川地震灾区孤儿。新华社记者杨俊江 摄

四川省副省长李成云在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说,全国已有20余万人次志愿者前往灾区,绝大部分在做心理调适的工作,一些心理专家和心理学大学生也前往灾区。他表示,欢迎国外心理专家的帮助。

正在四川平武县开展心理救治的专家赵国秋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灾区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群众存在心理障碍,需要进行系统的心理干预。

75岁的灾难社会学家、河北理工大学教授王子平曾亲身经历过唐山大地震,是我国地震社会学的奠基人。他告诉记者,震后搞好精神救灾,对受灾群众恢复信心、重建家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亲历地震的人往往会长时间有悲伤、恐惧、忧愁等消极情绪,巨大的精神创痛会引起人们心理、行为失衡,导致精神失常、自杀等行为增多。对不同受灾群众,要有针对性地采取精神救灾措施,使精神救灾发挥更广泛的社会效益。

140多名父母下落不明的震区儿童被转移到成都的一所大学,这些年龄在13岁至15岁之间的学生均来自地震重灾区映秀镇。社会工作者钱贵军说,当你告诉他们要坚强时,他们可能会点头接受,但是他们的内心受伤很深。他们失去了父母,在瞬间失去了一切。小一点的孩子甚至不能用语言表达他们的感情。当你提到地震时,他们就露出恐惧的神情,他们快要崩溃了。

全国各地陆续组织心理干预工作组赶赴灾区,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心理援助。武汉、上海、北京、香港等地的心理学专家和心理干预顾问赶赴灾区进行心理辅导;成都市四医院启动重大灾后心理危机干预应急预案,成立心理危机干预小组,对伤员及家属开展心理干预;由中国儿基会携手“健康863网”组成的灾后心理援助专家团赶赴四川地震灾区;卫生部组织大批医务人员积极开展心理辅导,北京关爱家庭中心的“我们就是你的亲人——灾后家人关怀免费热线”开通在即,心理干预工作者以深沉的爱心帮助经历苦难的人们平复心灵的创伤。

5月19日14点28分,华夏大地上,步履匆匆的行人肃然止步,正在工作的人们停止工作,静静默哀,在同一时刻聆听同一种悲情而激越的声音,心怀着同一种深深的哀思。

这一天,是中国传统中的“头七”。国旗缓缓而降,生命的尊严冉冉升起。历时三天的全国哀悼日也会成为灾后国民心理康复的集体支柱。

为在灾难中遇难的普通民众,设立全国哀悼日,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这一决定顺应民心、合乎民意,也符合国际惯例。显示出中国政府在应对特大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上日益成熟,其相关做法正在与国际接轨。一个越来越人性化的政府知道怎样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安慰,让自己的国民感受到国家的支持。

在彭州移动医院的检查室里,一位俄罗斯大夫正在用便携式X光机为一位小女孩检查脚踝的伤势。当小女孩担心地询问自己会不会被截肢时,大夫慈爱地告诉她:“我的孩子,你的伤并不重,你还可以像小鹿一样奔跑跳跃。”

中国5月19日宣布接受部分外国医疗队来华支援后,俄罗斯、日本、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的医疗队陆续到达灾区。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海外医生活跃在灾区的最前沿。

75岁高龄的国际著名儿童救护专家、俄罗斯著名儿科教授罗沙尔教授16日就赶到了灾区。他组建的国际急救医疗队曾多次到国外救治地震之后受伤的病人。

一名来自日本的神经科医生亲历了汶川地震。他在12日晚11点就进入北川县城。在挽救受灾人员生命的同时,还没忘记对受灾群众及时进行心理减压治疗。

地震后10多天来,相似的情景,相同的话语一次次重现。俄罗斯运输机、西班牙波音747专机、巴基斯坦军用飞机C-130……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机型,但都承载着一样迫切的愿望——挽救生命,救助灾区。

在双流机场,标有各国国名的帐篷、食品、药品、医疗设备等救灾物资装卸完毕之后,立即被送到汶川、青川、绵阳、什邡等重灾区。很多班机卸下物资之后,马上又掉头返航,运送来新一批货物和新的希望。

面对中国的灾难,国际社会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和支持。灾区缺医疗设备,俄罗斯和意大利带来了设备完善的流动医院;缺饮用水,菲律宾和巴基斯坦运来了几千箱矿泉水;缺大型血液透析机,日本立刻送来50台……

全球媒体、各国政府和政要、各种政府组织、联合国等国际政经机构、国际性民间社团和宗教组织,均对中国在汶川大地震后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意志、能力和开放心态予以积极肯定。

地震发生后,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全方位向世界播发来自震区的消息。与此同时,中国地震灾区全方位向境外媒体开放采访。

美联社22日发自四川绵阳的现场报道说,在中国的地震灾区,孩子们昨天在临时搭建的教室里复课,在为地震幸存者搭建的巨大帐篷中,200多名孩子齐唱国歌,这为上周地震的悲痛和混乱带来了一丝正常生活的气息。

本刊记者5月21日从四川省委外宣办获悉,截至当日已有100多家境外媒体领取了灾区采访证,进入汶川大地震灾区参加采访报道。

灾情发生之后,为了方便境外媒体参与抗震救灾报道,四川省外宣办专门设置了办公点,为各国媒体记者提供方便进入灾区采访的相关证件。四川省外宣办总共发出了300多张采访证,这些记者主要来自美、日、英、韩、法、德等国家。

连日来,记者在灾区各处采访过程中,几乎在每一个重要受灾点、救助点都可以看到境外媒体记者,他们中虽然不少人懂汉语,但由于不懂当地方言,所以基本都要带着翻译随行协助采访。

信息发布迅速,境内外记者前往灾区采访通畅,相关政府部门主管轮流出来回答媒体和网民的质询,为日后重大突发事件的信息公开开创了良好先例。

正是这种开放的态度,也让境外记者近距离地走进了地震灾区,国内外媒体发出的报道,让全世界与中国同步,与汶川同步。□(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执笔:《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吴亮陈泽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